当前位置:数字报首页>大众日报>世博会特刊 A3

■“我”看世博

陆杰:拍完世博想“封镜”

  • 日期:20100504
  • 作者:记者 李鹏飞 王亚楠
  • 来源:大众日报
  • 查看PDF版 查看PDF版
    □ 本报记者 李鹏飞  王亚楠

    陆杰,摄影家。刚刚开幕的世博会把他的影响推向全国。在一个“人人都是摄影家”的时代,他用沉静的镜头俯瞰上海这座东方大都市,创作了对中国2010年上海世博会最完整的图象记录。

    世博绚丽开幕陆杰却想“封镜”

    陆杰说我们找不到他的工作室,就在路边等我们。走进沪闵路上海航宇科普基地院子里、一栋三层小楼上加盖的顶楼,就是陆杰的工作室了。两间相邻的小房子,一间仓库,一间工作室,到处是他的作品。许多照片,现在已经成为经典了。

    工作的痕迹不仅是作品,还有创作提纲:一个板子上钉着几张纸,上面密密麻麻地写满了选题,每一个选题的背后都沉淀着他的思考和辛勤。

    “是世博会给了我一个机遇!”陆杰拿出厚厚的一摞用于制作书稿、贴满照片的牛皮纸和记者一起翻看。

    从1992年的南浦大桥——上海第一座跨江大桥,到如今在它下面绵延展开的世博园;从 2002年庆祝申博成功的各种喜悦表情,到白莲泾居民动迁、世博园开工建设、中国国家馆奠基,再到现在流光溢彩的世博园区……

    8年的世博历程,陆杰经历了一次巅峰体验。曾经沧海难为水,一次接受记者采访,他说,不知道该拍什么了,想“封镜”。

    镜头记录的故事见证、参与、建构了辉煌

    工作室右侧墙上,显眼的是一幅黑白大照片,也是陆杰的作品。照片的内容,是从外滩向东看,前景是外滩那些著名的建筑,主体是一片低矮的民居,看上去一片空旷。陆杰从设计的样本书中找出一张彩色图片说:看!这是同一个角度拍的!

    那里就是浦东陆家嘴,黑白照片里的空旷已被高楼大厦替代,彩色照片陆杰拍出了一个中国的曼哈顿一样的感觉。九十年代那段历史,就这样被他浓缩到两张照片里了。

    有这样的眼光,他发现了不一样的“世博”。那时,很少人知道他在做什么。他兴奋地在一片片忙碌的世博工地里挖掘,朋友打电话询问他的行踪,常常会追问一句:“你在世博园?哪儿?”

    他的创作的价值是得到认可的: 2006年,上海文化发展基金向他提供了第一笔给个人的资助:影像记录“迎世博变迁中的上海”。

    那一年,陆杰的世博专题里,很重要的一个题目是动迁:短短一年多的时间,为了世博会,18300 户居民和 227 家工厂全部搬迁。那是一次艰难的寻找,陆杰几乎跑遍了白莲泾社区所有涉及到的大街小巷,寻找最动心的拍摄对象。在一家即将拆迁的工厂的外墙上发现了那时惟一一条标语:“为了世博会,建设新上海”。此后他就盯上了,几个月里时不时打电话和企业及施工方联系,终于等到拆迁那一天。在他的资料里记者看到了那个典型瞬间:旧厂房拆了一半,烟雾漫起在标语上方,吊车的巨臂停在半空——这一刻就此成为城市的历史。

    陆杰的另一组作品,是白莲泾社区的一个人家,定居当地400多年一个家族的祖孙三代。打动陆杰的,是两位老人1949年的结婚照,西装分头、西式婚纱。陆杰在小弄堂转的时候,偶然听一个在周家渡用摩托车载客的陌生人说起这户人家,随后他意识到这个题材的价值,就去寻找这个陌生人。“不知道跑过多少路、吃过多少饭才熟络起来的!”回忆起那段经历,陆杰感叹说。

    当世博盛会成功开幕后,这组照片的意义就显示出来了。这样的作品,陆杰有很多,说起来也很开心,“五年前的你可能有,十年前的呢?我有的可是二十年前的!”

    搞过连环画的陆杰用镜头记录了历史,因为世博,这些故事见证了、同时也参与、建构了辉煌。在数码时代的今天,陆杰一直都坚持用胶片,代价很大;他一直坚持自己的风格,独自创作。他拍上海,拍上海人,拍世博,也从他拍摄的题材中学习。记者采访时,他回忆起自己拍摄的一对残疾人夫妻:两人只有一只手,但他从来没感觉他们缺少什么,那个有一只手的妻子1994年就开始用电脑了。他感叹说:这样的时代,不努力就会被淘汰的。

    “30年就做了这一个专题”

    陆杰有一个特别之处,只拍上海。他太爱上海了,以至于从来没有真正离开过。几岁时初次接触照相机,镜头里的世界让他着迷,现在回忆起刚看到影像在显影液里一层层显现的体验,仍然鲜活。他的镜头里,与其说是人物和风景,不如说是他对上海这座城市的感情。在他心里,“真正的上海是很安静、很美的”。风从海上来,风姿绰约的上海骨子里却是很“中国”。

    上海世博会第一次历史性地将园区选址于市区,黄浦江畔两侧这块过去的工业基地,上海完成一次华丽转身,成为今后发展的一个新高点。而据上海市有关部门统计,2005 年至 2012 年间,仅上海计划新建的城市轨道交通线路就达到10条,新建线路总长389 公里,总运营里程达到 510 公里,短短几年间,上海的城市轨道交通长度就一举迈入全球前三甲。事实上,就在5 年前,这个数字还只有125公里。

    因为世博会,上海迎来了前所未有的发展盛宴,陆杰的镜头一度应接不暇,他记录了消失,也记录了成长。 为此忙碌了8 年后,他忽然发现自己不需要再拍了,不光是世博,还有上海,拍了30年的上海。

    “‘拍’不重要了!”陆杰觉得,也许再过十年,上海整个城市的基本格局也就是这样了。 大建设之后,上海将进入相当一段时期的休养生息,在细节上作修补、完善。

    陆杰已不甘于仅仅以影像记录城市的变迁。 因为他忽然意识到:这不是他个人的东西,而应该成为社会的东西!那是一种和“城市”交流的感觉,也是上海这座城市走过 30年的经验。“原来 30 年我就做了这一个专题!”

    决定“封镜”的陆杰并没有闲着,他手里掌握着一个很大的宝藏,他的作品也引来社会的关注,下一个目标是整理、挖掘这30年影像的社会价值,把上海的经验和当时可能没能考虑到的一些东西都提供给中国其他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