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大众日报  >  文化

尺幅书法 华文独步

——读阎晓宏先生《临帖笔记》

2023-08-26 作者: 来源: 大众日报
  □ 阎崇年
  自今年四月份我的《阎崇年文集》(廿六卷)出版以后,学术研究的脚步就放慢了,有意识地松弛下来,读读专业以外的书。读着读着竟也读出兴趣来。《临帖笔记》颇有味道,也有深度,值得一读,兹作推介。
  《临帖笔记》,阎晓宏先生著,陕西师范大学出版总社出版。汉字书法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瑰宝之一,其难在于:不像古瑟有五十根弦,绘画有数十种色彩,小说有上万个汉字在不同组合,丝绸有数不尽的图案纹饰,瓷器有无穷变化的釉彩,而书法仅以点、横、竖、撇、捺五个基本元素,演绎无穷变幻而为书法艺术作品,卓立于世界文化之林,数千年来,长盛不衰,国人欣赏,世人注目。当下中国的书法家和习书法者,自少年到老者,总数应以十万、百万计。学习书法的一条重要途径,就是临碑临帖,如书中所说:“就大多数人而言,不临碑帖,便难入书法之门。”临帖,存在着选帖、读帖、临帖、悟帖、化帖、出帖等诸多学问。在《临帖笔记》中,作者表述了生动的体验、丰富的史料、简明的论述和精到的见解。
  一切经验,源于实践。作者的书法,自幼受家学启蒙熏陶,青年磨炼笔意硬坚,入公职后坚持鸡唱即起写字临帖,每日不辍,坚持多年。
  在书中,作者选取自东汉-曹魏钟繇及以下王羲之、王献之、王珣、欧阳询、褚遂良、杜牧、杨凝式、蔡襄、苏轼、黄庭坚、米芾、陆游、张即之、文天祥、赵孟頫、唐寅、王守仁、文徵明、王宠、董其昌、黄道周、朱耷、王文治、翁方纲、铁保,从钟繇《还示表》,到铁保《行草临王帖》,历代二十六位书法大家之名帖,并以汉隶、魏碑、唐宋楷行草篆等不同书体,深入研究,分节展开。每读一篇,如进苏州园林,步移景异,美不胜收。
  每一幅帖,首列介绍。其内容包括原帖作者的姓名、年齿、家风、乡里、时代、仕宦、学识、修养、性格、功力、友朋和故事等,特别是其原帖暨释文、碑帖尺寸、书法特点、在书法史上地位及其对后世书法影响等。如王羲之及其《十七帖》的介绍文字,列举信札29件,107行,943字,赞其“简淡玄远,中庸冲和”。书中论述两汉魏晋,为书法之一座高峰。于此,征引袁昂言:“张芝惊奇,钟繇特绝,逸少(羲之)鼎能,献之冠世。”书中的评介文字,生动全面,简洁晓畅,言必有据,注明出处,深入细腻,发自内心,洋洋洒洒,五千余言。
  如临苏轼《寒食帖》,为唐宋书法高峰又一名帖,是谓书法中“无意于佳乃佳”的范例。原件藏台北故宫博物院,笔者曾见其真迹,存原作仿真件,每展此帖,兴奋不已。作者临的《寒食帖》,不仅形似几可乱真,而且神形也在笔意中流露出东坡当年落寞、孤独、饥寒、悲凉、酒醉、冤屈的心绪。没有过人的智慧和积累、多年的临摹和功力,是很难临好这幅名帖的。
  汇聚体验,凝成理论。诸多临帖之书,言感知者多,论道理者少。本书作者青年时就读于北京大学哲学系,又在实践中铸炼哲理思维,故书中随处可见阐述的缜密、哲思的光点。其论述深刻,富蕴哲理,启人睿智,悦目赏心。
  全书核心,怎样临帖。书中提示有五:一是先读帖;二是了解书家及其帖的背景、内容;三是把握帖的形与神,既须步趋古人,更须勿傍时人,形神兼顾,学其神骨;四是持之以恒;五是物我两忘——清晨或夜静,专心临帖,物我两忘,身心愉悦。
  冬梅芳香,苦寒中来。临帖写字,需下苦功。书中介绍:钟繇曾官尚书郎、黄门侍郎、相国、太傅,但他痴迷书法:“忘其疲劳,夕惕不息,仄不暇食。十日一笔,月数丸墨。领袖如皂,唇齿常黑。虽处众座,不遑谈戏,展指画地,以草刿壁,臂穿皮刮,指爪摧折,见鳃出血,犹不休辍。”甚至“夜晚睡觉,常以手指为笔,在被子上比画,天长日久,被子竟被画出窟窿。”临帖也要下这种磨杵苦功、学这种坚毅精神。
  既要入帖,更要出帖。书中特别介绍:临帖时入帖不易,既难像其形,更难出其神。临帖之时,出帖更难,因“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所以,多多读帖,竞竞临帖,融焉化帖,轻言出帖。书中引书法名家之言:尚未入帖,何以出帖!
  全书以清铁保《行草临王帖》收束。铁保,清代满洲正黄旗人,进士出身,官漕运总督、两江总督,后遭贬谪,再擢礼部尚书、吏部尚书,编《熙朝雅颂集》传世。铁保醉心书法,晚年留下诗云:“半生涂抹习难除,一任旁人笑墨楮,他日儿孙搜画篋,不留金币但留书。”其实,早在汉朝,官至丞相的韦贤,享年八十二;其文传五代,官至太守、帝师、丞相等,宗族至吏二千石者十余人。故邹鲁谚曰:“遗子黄金满籯,不如一经。”(《汉书·韦贤传》卷七十三)这就是《三字经》“人遗子,金满籝,我教子,惟一经”典故的出处。大学者韦贤“遗子黄金满籯,不如一经”;大书法家铁保于子孙“不留金币但留书”。这都是箴言。
  本书由全国书协主席孙晓云、著名书法家杨再春和著名专家学者郑欣淼、陈彦等撰写评语,郑重推荐。
  笔者拜读《临帖笔记》,其读人、品帖、临帖、出帖,运笔、用心、美文、哲思——本书为书林增一秀木,研学书法者值得一读,并可列为书法爱好者的书房插架之作。
  □ 阎崇年
  自今年四月份我的《阎崇年文集》(廿六卷)出版以后,学术研究的脚步就放慢了,有意识地松弛下来,读读专业以外的书。读着读着竟也读出兴趣来。《临帖笔记》颇有味道,也有深度,值得一读,兹作推介。
  《临帖笔记》,阎晓宏先生著,陕西师范大学出版总社出版。汉字书法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瑰宝之一,其难在于:不像古瑟有五十根弦,绘画有数十种色彩,小说有上万个汉字在不同组合,丝绸有数不尽的图案纹饰,瓷器有无穷变化的釉彩,而书法仅以点、横、竖、撇、捺五个基本元素,演绎无穷变幻而为书法艺术作品,卓立于世界文化之林,数千年来,长盛不衰,国人欣赏,世人注目。当下中国的书法家和习书法者,自少年到老者,总数应以十万、百万计。学习书法的一条重要途径,就是临碑临帖,如书中所说:“就大多数人而言,不临碑帖,便难入书法之门。”临帖,存在着选帖、读帖、临帖、悟帖、化帖、出帖等诸多学问。在《临帖笔记》中,作者表述了生动的体验、丰富的史料、简明的论述和精到的见解。
  一切经验,源于实践。作者的书法,自幼受家学启蒙熏陶,青年磨炼笔意硬坚,入公职后坚持鸡唱即起写字临帖,每日不辍,坚持多年。
  在书中,作者选取自东汉-曹魏钟繇及以下王羲之、王献之、王珣、欧阳询、褚遂良、杜牧、杨凝式、蔡襄、苏轼、黄庭坚、米芾、陆游、张即之、文天祥、赵孟頫、唐寅、王守仁、文徵明、王宠、董其昌、黄道周、朱耷、王文治、翁方纲、铁保,从钟繇《还示表》,到铁保《行草临王帖》,历代二十六位书法大家之名帖,并以汉隶、魏碑、唐宋楷行草篆等不同书体,深入研究,分节展开。每读一篇,如进苏州园林,步移景异,美不胜收。
  每一幅帖,首列介绍。其内容包括原帖作者的姓名、年齿、家风、乡里、时代、仕宦、学识、修养、性格、功力、友朋和故事等,特别是其原帖暨释文、碑帖尺寸、书法特点、在书法史上地位及其对后世书法影响等。如王羲之及其《十七帖》的介绍文字,列举信札29件,107行,943字,赞其“简淡玄远,中庸冲和”。书中论述两汉魏晋,为书法之一座高峰。于此,征引袁昂言:“张芝惊奇,钟繇特绝,逸少(羲之)鼎能,献之冠世。”书中的评介文字,生动全面,简洁晓畅,言必有据,注明出处,深入细腻,发自内心,洋洋洒洒,五千余言。
  如临苏轼《寒食帖》,为唐宋书法高峰又一名帖,是谓书法中“无意于佳乃佳”的范例。原件藏台北故宫博物院,笔者曾见其真迹,存原作仿真件,每展此帖,兴奋不已。作者临的《寒食帖》,不仅形似几可乱真,而且神形也在笔意中流露出东坡当年落寞、孤独、饥寒、悲凉、酒醉、冤屈的心绪。没有过人的智慧和积累、多年的临摹和功力,是很难临好这幅名帖的。
  汇聚体验,凝成理论。诸多临帖之书,言感知者多,论道理者少。本书作者青年时就读于北京大学哲学系,又在实践中铸炼哲理思维,故书中随处可见阐述的缜密、哲思的光点。其论述深刻,富蕴哲理,启人睿智,悦目赏心。
  全书核心,怎样临帖。书中提示有五:一是先读帖;二是了解书家及其帖的背景、内容;三是把握帖的形与神,既须步趋古人,更须勿傍时人,形神兼顾,学其神骨;四是持之以恒;五是物我两忘——清晨或夜静,专心临帖,物我两忘,身心愉悦。
  冬梅芳香,苦寒中来。临帖写字,需下苦功。书中介绍:钟繇曾官尚书郎、黄门侍郎、相国、太傅,但他痴迷书法:“忘其疲劳,夕惕不息,仄不暇食。十日一笔,月数丸墨。领袖如皂,唇齿常黑。虽处众座,不遑谈戏,展指画地,以草刿壁,臂穿皮刮,指爪摧折,见鳃出血,犹不休辍。”甚至“夜晚睡觉,常以手指为笔,在被子上比画,天长日久,被子竟被画出窟窿。”临帖也要下这种磨杵苦功、学这种坚毅精神。
  既要入帖,更要出帖。书中特别介绍:临帖时入帖不易,既难像其形,更难出其神。临帖之时,出帖更难,因“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所以,多多读帖,竞竞临帖,融焉化帖,轻言出帖。书中引书法名家之言:尚未入帖,何以出帖!
  全书以清铁保《行草临王帖》收束。铁保,清代满洲正黄旗人,进士出身,官漕运总督、两江总督,后遭贬谪,再擢礼部尚书、吏部尚书,编《熙朝雅颂集》传世。铁保醉心书法,晚年留下诗云:“半生涂抹习难除,一任旁人笑墨楮,他日儿孙搜画篋,不留金币但留书。”其实,早在汉朝,官至丞相的韦贤,享年八十二;其文传五代,官至太守、帝师、丞相等,宗族至吏二千石者十余人。故邹鲁谚曰:“遗子黄金满籯,不如一经。”(《汉书·韦贤传》卷七十三)这就是《三字经》“人遗子,金满籝,我教子,惟一经”典故的出处。大学者韦贤“遗子黄金满籯,不如一经”;大书法家铁保于子孙“不留金币但留书”。这都是箴言。
  本书由全国书协主席孙晓云、著名书法家杨再春和著名专家学者郑欣淼、陈彦等撰写评语,郑重推荐。
  笔者拜读《临帖笔记》,其读人、品帖、临帖、出帖,运笔、用心、美文、哲思——本书为书林增一秀木,研学书法者值得一读,并可列为书法爱好者的书房插架之作。